花木之癖

怡心雅集2019-02-11 13:24:02


我热爱花木,竟成了痼癖,人家十年的鸦片烟癖,尚能戒除,而我这花木之癖,深入骨髓,始终戒除不掉。早年在上海居住时,往往在狭小的庭心上放上一二十盆花,作眼皮供养。








到得“九一八”日寇进犯沈阳以后,凑了二十馀年卖文所得的馀蓄,买宅苏州,有了一片四亩大的园地,空气阳光与露水都很充足。对于栽种花木很为合适,于是大张旗鼓的来搞园艺了。







园地上原有多株挺大的花树、果树、长绿树、落叶树,如梅、杏、李、桃、柿、枣、樱花、樱桃、玉兰、石榴、木樨、碧桃、紫荆、紫藤、红薇、白薇等,此外松、柏、杉、枫、槐、柳、女贞、白杨等,也应有尽有。









而最可人意的,是一株在素心腊梅老树之下,种有一丛丛紫罗兰,好像旧主人知道我生平偏爱此花,而预先安排好了似的。我之不惜以多年心血换来的钱,出了高价买下此园,也就是为的被这些紫罗兰把我吸引住了。








以后好几年,我惨淡经营地把这园子整理得小有可观,有买下了南邻的五分地,叠石为山,掘地为池。在山上造梅屋,在池前搭荷轩,山上山下中了不少梅树,池里缸里种了许多荷花,又栽了好多株松、柏、竹子、鸟不宿等常绿树作为陪衬。












到了梅花时节,这一带红梅、绿梅、白梅、胭脂梅、硃砂梅、送春梅一齐开放,有色有香,朋友们称为小香雪海,称为吴园中的花式最高潮。这确是一年间最可观赏的季节,《牡丹亭》传奇中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之句,正可移咏于此啊。








此外各处,我又添了种了好多种原来所没有的树,如绣球、丁香、红豆、肉桂、辛夷、垂丝海棠、西府海棠和“洞庭红”橘子等,这样一来,一年四季,差不多不断地有花可看,有果可吃了。






 



周瘦鹃曾说:“我是一个爱美成嗜的人,宇宙间一切天然的美,或者人为的美,简直是无所不爱。所以我爱霞,爱虹,爱月,爱云;我也爱花鸟,爱虫鱼,爱山水;我也爱诗词,爱字画,爱金石。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美的结晶。”





招贤纳士|怡心斋,以心迎接新人到来

终日匆匆,是时候品一品心意了

年来处处食西瓜

岭南派盆景宗师——素仁和尚

不务正业,成就名花倾国的一生 | 沈渊如

江南文士最后的秘密花园 | 周瘦鹃

弘一大师遗墨 | 书法

弘一大师遗墨——书牍

海派盆景 | 奇峰峻峭,林木葱茏

明清名人画竹图


微博:上海怡心斋

微信号:shanghaiYXZ-99-88-77



以心斋接物,怡心斋



 


Copyright © 上海花卉园艺培训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