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开到荼䕷”:荼䕷到底是一种怎样中二的花?

果壳网2018-12-19 08:22:25

作为诗人,宋朝人王琪实在不能算有名的。但他写在《春暮游小园》里的一句 “开到荼䕷花事了 ”,如今却一枝独秀,有着相当不错的知名度。如果多问一句,荼䕷究竟是什么花?知道的人恐怕就没有那么多了。

俗话说一切不谈出处的考证都是耍流氓。我们是先来看看从古至今的“荼䕷”身份是如何演化的吧。

荼䕷到底是哪种花?这是一个问题。图片:gardenista.com

前世

因“䕷”字不常见,荼䕷也常写作“荼蘼”,而“荼”字也非唯一选项。古时,这个词一般也写作“酴釄”、“酴醾”,从酉字旁,原本是指川滇一带出产的重酿之酒。因荼䕷花色与酒色接近,又有清香,遂有此名。后来荼䕷花也被用于酿酒,当然和这种酴醾酒就是两码事了。

唐朝之前,荼䕷花的记载还不太常见,仅有的几首唐诗里提及“酴醾”,说的也都是酴醾酒。然而到了两宋时期,关于荼䕷花的记录却突然暴增。南宋陈景沂撰《全芳备祖》(1255年成书),其中收录关于荼䕷花的宋朝诗词约103篇,而当时被称为花中之王的牡丹,也只有150篇。至于清朝的《广群芳谱》中,收录历朝历代的荼䕷花诗词共113篇,其中有106篇都来自宋朝。

你问后来元明清时代的诗人都干嘛去了?

很遗憾,就像现实中短短开了一季的花朵,明朝之后,荼䕷突然又(诡异地)从观赏植物的行列中淡出,相关的文字记录也变得寥若晨星。更要命的是,种种花木典籍中的记录多有不一致之处,以至于荼䕷花的的真实身份几乎快要变成一宗悬案。

如今我们打开搜索引擎,搜到的“荼䕷花”图片更是可以用“千奇百怪”来形容。不过这样一种本来身份就不太明确,但却偏偏充满文艺情怀的植物,在一代代人的臆断里变换出不同身份,其实也不足为奇。

今生

虽然目前积累了大量关于荼䕷花的古代文献,然而因为古人缺乏深入而系统的植物分类基础,因此这些资料也只能停留在“仅供参考”的阶段。加上历朝历代、不同地域对荼䕷花的认识都存在不同,让身份认定的工作难上加难。将上述资料综合起来,我们可以发现荼䕷的特征包括以下三点:

  1. 春末夏初开花;

  2. 藤本或灌木;

  3. 外形上近似蔷薇或木香。


根据《中国植物志》的记载,“荼䕷”并非是一个正式的物种名,而可被冠以这一别名,而且部分特征也相应吻合的,倒是有三种蔷薇科植物,它们分别是:悬钩子蔷薇(Rosa rubus)、香水月季(Rosa odorata)和重瓣空心泡(Rubus rosaefoliusvar. coronarius)。

  • 悬钩子蔷薇 Rosa rubus

蔷薇科 蔷薇属

若是要与前文提及的“酴醾酒”进行比较的话,悬钩子蔷薇应该是最相似的一个。单瓣、娇小(2.5至3厘米)、花蕊细碎,未开的花蕊泛出淡淡的黄色,而且清香醉人——这些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上好的米酒来。

此花与单瓣的白色野蔷薇(Rosa multiflora)非常像,以至于很多人都会将至混淆。虽然外形、花期、分布环境都非常接近,但仍然是同属的两个独立物种。一般来说,悬钩子蔷薇具有更为浓郁的香气,花与果也都更大些。从微观角度来看,悬钩子蔷薇的花柱、萼片外被柔毛,而野蔷薇的花柱、萼片之外则光滑无毛。

悬钩子蔷薇的花朵。图片:Moje róże – moja pasja

和野蔷薇一样,悬钩子蔷薇在我国大部分省区也都有分布。如在长江中下游流域的话,悬钩子蔷薇的花期一般在五月中下旬,紧接着刚刚谢去的野蔷薇盛开。因为具有浓郁的清香,所以在植被茂盛的野外往往未见其花先闻其香。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,想来或许当年的酴醾酒也是如此吧。

  • 重瓣空心泡 Rubus rosaefolius var. coronarius

蔷薇科 悬钩子属

蔷薇科的观赏植物琳琅满目,名叫空心泡的这位虽然听上去有些陌生,但说起它的形象,你也许就比较熟悉了。空心泡一名蔷薇莓,和悬钩子属的许多植物一样,盛产颜色鲜红艳丽的小小果实;重瓣空心泡为其重要的变种,日本园艺种则称之为“头巾蔷薇”,常见栽培运用于庭院绿化中。

虽然重瓣会让空心泡的花朵更加美丽,但是作为代价,因为缺乏雄蕊,我们没办法去享用空心泡美味的红色果实了。图片:Lão Hạc

比起单瓣的悬钩子蔷薇,五颜六色的香水月季,重瓣空心泡似乎最为符合《花镜》、《广群芳谱》等主流花木古籍的“荼䕷”形象:“花青跗红萼,及开时变白带浅碧。大朵千瓣,香微而清,盘作高架,(农历)二、三月间烂漫可观。”根据宋朝人偏爱重瓣花卉的审美, 文人们在吟咏荼䕷花时常用的“香”“雪”“白”“玉”等形容词,视觉效果上应该都与重瓣空心泡有很高的匹配度。5-7月开花、富有清香、盛产于华南、东南亚地区等等,这些特性也十分吻合。

不过,也有人认为这些描述中的荼䕷花实为蔷薇属的木香花(Rosa banksiae)。理由是许多古籍中提及的荼䕷花却有黄、白二色,这一点与木香花的属性一致,而重瓣空心泡只有白色一种。就我看来,这一说法似乎并不可信。不仅现代植物志里并未提及丝毫木香花与荼䕷花的相关性,更重要的是,早在唐宋年间也已有对木香花的充分认识,明《二如亭群芳谱》中更是明确提及白、黄、单瓣、重瓣等不同形色的木香花。虽说后来因为历史文化原因而多有混淆,但作为早早就能清晰区分蔷薇、玫瑰、月季、金樱子、缫丝花等蔷薇科观赏植物的中国人,应该不至于会把荼䕷和木香视作一物。

重瓣黄色木香花的花朵。图片:gg88.com

  • 香水月季 Rosa × odorata

蔷薇科 蔷薇属

虽然大众印象中的荼䕷花应以花色纯白、略带淡黄为主,但在清朝的花木百科全书《广群芳谱》所收录的资料中,也有不同颜色“荼䕷花”的记载,如《四川志》:“成都县出酴醿花,有三种,曰白玉碗,曰出炉银,曰云南红,色香俱美。”如此色彩丰富的植物,虽也是芳香扑鼻,但与悬钩子蔷薇、重瓣空心泡的差别就很大了。基于这一说法,《中国植物志》里提出了另一种“荼䕷花”的可能身份:香水月季。

香水月季是一种杂交月季,虽然它的身世并不那么清楚,但人们推测它们很有可能是月季(Rosa chinensis)和大花月季(Rosa gigantea)的杂交后代。图片:Kelley MacDonald

香水月季是非常常见的观赏植物,它和普通的原始种月季非常近似,但香味更为浓郁,颜色也以黄、白、粉红为主,花期集中在6-9月的夏季。如果说被随便种在楼下小区、路边绿化带里的它其实就是一度名不见经传的荼䕷花,好像会让人有点难以接受,但是各方面的特征却又都吻合得非常好。所以直至如今,《中国植物志》里仍以“黄酴醾”作为桔黄香水月季的别名——须知这可是连悬钩子蔷薇、重瓣空心泡和木香花都不曾获得的“官方认定”,看来还是有一定的可靠性的。(编辑:老猫)






本文为果壳网原创,谢绝转载。如有需要请联系media@guokr.com

Copyright © 上海花卉园艺培训联盟@2017